• 2005-07-08

    场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1303094.html

    有些东西,过了很久才知道其实你不能忘记,比如一句随随便便抛开的承诺,有些东西,立即就知道我不会忘记,那是一幅场景,好像锐利的刀锋,切割入我混沌的视野肉体。

    夜里11点多,独自一人停在1号路的红灯前,面前横亘的是Commercial街,这是第一次半夜面对小意大利。刚下过雨,地面和空气都是潮湿的,树叶格外的鲜艳厚重,红灯映照在路面,形成一道长长的、欹斜的血红色。面前的人行横道上走过一个穿着白色钩针外套的老婆婆,她的腰背已经完全直不起来了,整个人趴在一个shopping cart上面,慢慢滑过我面前的道路,因为颈部丧失力气,她把脸靠在扶着小推车的手上,脸长久不见阳光已经变得完全苍白,眼睛呈现近乎透明的浅蓝色,很难知道她是否在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家可归者,如果不是她的小车,我的思维决不会停留片刻。然而,她面前的小车上,是一大束白色和粉红色的野雏菊,填满了整个小车,和面色苍白,穿着白色钩针毛衣的老人一起,无声的、缓慢的滑过我面前湿漉漉的道路。

    我看着她走过,想要留住什么却又无能为力。是什么打动了我,其实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
    分享到:

    评论

  • 一首短诗。很随意的那种。你可以到我的BLOG上侃侃
  • 我写过一个日志就叫原始的欢愉,不过今天才看到你的BLOG.
    回复mouse说:
    写的什么内容呢?
    2005-07-10 18:2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