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02

    倒霉的求爱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1405132.html

    陈某某,小名豆豆。豆芽型细长身材,头大,戴黑色方框眼镜。聪敏,性急躁,好辩。常常在物理课数学课上为细事和老师据理力争,不争个水落石出绝不肯坐下。豆豆坐在最后一排,教室后门有一小窗,便于校长主任等游走偷窥。后门隔走廊与对面教室之前门相望,前门敞开时正对讲台。一日,常在我班上物理课时在对面班级上课的历史老师忍不住问豆豆:你看上去挺老实的孩子,为什么物理课上老罚站?

    和豆豆同班一年,从未有机会交往。全因我个子较小,又喜动好说话,俗称做小动作,当仁不让坐在前排正中便于看管。直到中学毕业之后参加校友小聚会,我和豆豆才得以相识。记得那日我自称要考社科院硕士,他也称要考中科院硕士,这才相互引起注意。

    转年夏天,暑假回家后不久的一个晚上,豆豆突然来电,要求出门散步。散就散吧,从我家出门,两步路就到了前中学校门口。豆豆突然扶栏叹息,怀念当初没有栏杆分界线的校园,进而怀念老师、课堂、操场、停车房……最后问我,你怀念过去中学的日子吗?我说我才不怀念这个专门出产虐待狂跟受虐狂的地方呢!

    无语,天气闷热得可以。我们继续散步。

    到了化学系所在,我说天气怎么这么闷,不会要下雨了吧?豆豆摸摸后脑勺,望望天。突听一声惊雷,豆大的雨点暴打下来。我们撒腿往回跑,四周尘暴烟飞,没跑几步已经不辨东西,地面上早成了泽国。说还是先躲躲吧,就近跑到外文系楼的屋檐下。两人并排站在屋檐下,望着鼻子前面自天而降一片白色汪洋。

    磨蹭了会儿,豆豆说,“两人一起躲雨,也是件很浪漫的事,对不?”

    “对啊对啊。”我说,暗忖,怎么蚊子也来躲雨了?

    耳朵旁边都是嗡嗡声,还有一个人一阵大喘气,豆豆又开口了:“我要是早认识你就好了。”

    “我们不是6年前就认识了吗?”我说,一边上下拍打蚊子。不得了,已经两个疙瘩了。

    “那我,那我……”豆豆叹了口气,说,“那我还是去给你拿把伞吧。”

    看看密密织织的雨幕,正想推辞,可是两耳旁轰鸣声变本加厉,四肢刺痒阵阵,只好顺水推舟了:“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话音刚落,豆豆就如脱弦之豆,瞬间没了人影。

    望眼欲穿地等在屋檐底下,一边不停上下拍打抚摸,恨爹娘没有多生两对儿巴掌,眼见着对面的居民楼渐渐清晰起来,接着看见豆豆提着两把大黑伞远远的连蹦带跳跑过来。一会儿到了跟前,浑身上下都是湿透了,这傻冒,提着两把伞,居然一把也没撑起来。

    我颇有些感动得接过伞,撑开,走出蚊虫肆虐的屋檐。空气清凉了很多,地上犹自雨水横流。走了两步,我说:“哎,你说是不是雨已经停了啊?”

    “不会吧?!”豆豆看看天,又伸手接接雨,“还是有雨点的嘛。”

    “那是你伞上滴下来的水吧。”

    豆豆一声不吭,大踏步走在前面。晴朗的雨后天空啊,呵呵,我小碎步紧跟其后。

    不久我就又重返家园了。送我到门口,我这个不走运的约会者开始道歉:“实在是对不起啊,天公这么不作美。”

    “是啊是啊,别记在心上,夏天雷阵雨很多的。”两人就差相对作揖了。

    “那么你就早点休息吧。”

    “一定一定,你走好。”

    刚锁上纱门,今晚的高潮就来了。只听先是拖鞋,肉体,楼梯扶手一阵乱响,接着,稀里哗啦,是楼层转弯处的自行车遭殃了。我赶紧开纱窗,开楼道灯,一边喊豆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再见再见。”楼梯上只见人影闪过。

    从此我再没见过豆豆。

    多年以后再回南开园,朋友DD跟我说豆豆在南大当老师呢。咦?还果然回来当老师了?

    “是啊,”DD说,“我爸爸等班车去外贸学院上课时,豆豆和他搭的同一班车。”

    “豆豆和我多年以前还曾一起出去散步过半小时呢。”我等不及,非得告诉她这件趣事不可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可爱 2006-09-02
    又见秋天 2004-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