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02

    预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1479047.html

    向领事馆走去的路上,心头总是沉沉地压着什么,一种不能用言语表达的不祥预感,每走进一步,就更沉重一分。

    天空是铁灰色的,下着雨。这是温哥华今年冬季第一场雨,来得出乎意料。

    我继续往前走,因为必须要去。这一趟路,多少希望和寄托都悬系在其中,我的亲人好友,我的事业前途,我的幸福未来。如果止步不前,统统归于虚无。所以,我别无选择。

    汽车呼啸而过,带来阵阵寒意和水汽,我焦虑不安,等在路边,看着眼前的红灯,两手插袋,那块石头还是压在心上,到底是什么呢?我想,衣服轻飘飘的,思绪总是集中不起来,难道是?我摇摇头,为什么会有不祥的预感,什么东西缺失了?一家睡衣店的门打开,带出一团厚重的暖意来,宠物店里的小Terrier都伏在地上睡觉,好像一团团潮湿的假发,行人灯亮了,我跨过一潭积水,继续往前走。再过几个街区就到了。

    文具店的楼上,门口总是有几个FG的成员分发宣传资料。最初他们的书都是需要买的,现在变成免费的了,这标志着FG已经成功地由书商转型成为cult,这样的风雨无阻孜孜不倦,真让那些所谓的democracy和CCP成员汗颜。不过我实在对他们没有兴趣,于是低下头,拉紧衣领,夹了一夹腋下的文件袋,转身快步冲入那个洞开的大门,攀上楼梯。

    房间是干净的,密密麻麻都是人,小窗口翻着红色号码灯,我领了一个号码。不祥的预感非但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一定是有些什么,一定,我很想转身离开。但是......

    和意愿相反,意志力让我走到架子前,拿了两张纸。一张是表格,另一张是说明。说明比表格还更长。我从人群中分出一个座位,脱下外套,坐下,摊开表格,开始填写,姓名,生日,笔端划过质量有些粗糙的纸张,开头是轻松的。继续往下看,我顿住了笔,心沉了下去。

    果然,我看看自己的文件袋,又翻了一下包,心里明白这是徒劳,果然,不祥的预感成了再真实不过的现实,赤裸裸摆在面前。仿佛听见泡沫破裂的声音,完了,我对自己说,一切都是徒劳,该死的......什么?只能怪自己。

    我收起笔和纸张,外套搭在胳膊上,文件袋胡乱抓在手里,狼狈地从人群中撤离,冲出人声噪杂的领事馆。冲入雨中,千真万确,我果然

    忘    了    带    护    照!
    分享到:

    评论

  • 赫赫
  • 超女vs第一力学定律



    我有个朋友是玉米,有个是笔迷。他们很狂热,已有超女的风吹草动,他们总是闻鸡起舞,一定要赶到现场,好像见一面心中的偶像就是生活的全部,快乐着超女的快乐,悲伤着超女的悲伤。但是事情总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物理学上面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我们这么爱超女,但是他们呢,怎么回报我们呢,我觉得好不公平,他们带给我们什么了,超女爱我们吗,唉我们吗?我问了一个超迷,他说没关系,偶像就是我的全部,只要能让我拥抱一下,我就是去死也好了。虽然我知道他说得有点夸张,但是这么狂热,我觉得是一种病态,然后她告诉我,有传言说超女送礼了,回报歌迷,但是且不论真假,回报歌迷送礼算一些什么呢,他还兴奋得告诉我,只要超女送的东西无论什么我都喜欢,据说是中国第一款网络全数字化娱乐产品。在中国超女是这种产品的第一批拥有者,所以我一定会珍藏,说完以后,我的朋友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悲哀呀,我们爱超女,超女拿什么爱我们只有这样才符合力学原理呀

    回复sefy0514说:
    超女是什么东西?
    2005-10-03 01:3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