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4

    [老日记]2002年4月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1926161.html

    今早突然惊醒,疯子一样到处找闹钟,结果在床尾找到,于是抱着闹钟又安心得睡了,再醒来课已经上了15分钟......人有时就会这样,失去了本来的目的,迷失在达到目的的过程当中,以为那个过程就是自己所想要的结局。

    一直在想,我们怎么才能重获纯真的爱情,我和D又重新讨论这个问题,有些伤感有些无奈。我想我们应该拾回童真的心,她问及是我们做得到,男人们又怎能做到。我说如此一问,便知道你没有拾回童真。孩子只会索取爱,并奉献自己的爱,索取和奉献之间,对于孩子来说,并没有直接的关联。孩子不会关心索取和奉献是否同质同量,他也不会问他爱的和他与之索取爱的那个人是不是一样是个童真之子。她不再说了,但是我仍然觉得还缺失了什么,为什么孩子那么快了,我们则不快乐了呢?今天忽然想到另一个重要的方面,那就是忘记,孩子擅于忘记,留着泪失眠的是我们,哭过后酣然入睡的是孩子。当孩子索取不到爱时他便转向别人,而我们则不断哀悼那早已不可挽回的得不到的爱。

    孩子爱的是人,我们爱的是我们的爱这个情感。当我们悲叹为何爱人如此无情时,实际是在悲叹何以我们的爱的情感的白白流失。

    “......他成了最自由、最开放的地方的囚徒;被牢牢束缚在有无数去向的路口。他是最典型的人生旅客,是旅行的囚徒。他将去的地方是未知的,正如他一旦下船,人们不知他来自何方。只有在两个都不属于他的世界当中的不毛之地里,才有他的真理和他的故乡。”福柯《疯癫与文明》

    德尚:我们胆怯而软弱,贪婪,衰老,出言不逊。我环顾左右,皆是愚人。末日即将来临。

    (德尚的语言贵在其节奏感,这是我看到的最近乎诗唱的语言)

    --------------------------------------------------------------

    给2006年的情人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