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7

    [老日记]2002年4月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1936909.html

    听到Jane的生活,我们也感到难过,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但是词语演变到今日,早已复杂化到开始与它本初字面的意义脱节了,就像一个难以捉摸的幻象,充满了语境、内涵、外延、联想和共鸣,在这样的时刻,我竟然不敢多用一个词汇,除了最老套的表现同情的话,而这些老套的话也因为他们的老套和“安全”,变得冷冰冰地“绝缘”,丝毫起不了传达同情感受的作用。于是,我失语了。

    今天的我们也害怕投入,害怕建立卷入深厚感情的关系,害怕与另一个人产生习惯。我们的生活都太动荡,每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于对方的生活,也许十年以后,也许今天明天。我想如果我能真正接受这种消失,也就能做到无所畏惧了,但是我做不到。人与人之间梦境一般的转换动荡,使得我连对自己的存在也产生怀疑。

    用语言来渲染情感越来越容易,用词汇来复述真实越来越难,我们的交流发生困难,我们的生活在被割裂。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的生活都太动荡,每个人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于对方的生活,也许十年以后,也许今天明天。我想如果我能真正接受这种消失,也就能做到无所畏惧了,但是我做不到。人与人之间梦境一般的转换动荡,使得我连对自己的存在也产生怀疑。"



    这段话非常喜欢。究竟我们是不是在通过他人不断的回馈和被需要之中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呢?我还是没办法摆脱这个问题,所以对于离别有说不出的哀愁。
    回复makzhou说:
    对于如何才能感受或者证实自身的存在这个主题,我写过很多文字。这是一个我持久的困惑,虽然对很多人来说是不值一提的。
    2006-02-21 01:1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