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05

    孤独,谁听得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2009357.html

    我还没有死,但我正在死去。motion,动作,动词,说明我正在活动。而如果有移动,就需要交流,如果有交流,Oops,我们不能交流,因为你看到的,不是我看到的,我说的,不是你听到的。事情就是如此,我们是孤独的,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没有看出来?噢,那是因为,我们从来不能交流。

    两点,汽车以时速30公里的速度滑过北京的街道。T结束了他两个小时的回叙,仍然沉浸在某种情绪中不能自拔。到你家的路途那么短,也许我该围着5环绕一圈再回来,他说。两个小时以前,也就是我们结帐要走的时候,来了一个电话,显然,那端是个女的。他打了一会儿,撒了个罗圈儿谎,这才挂掉电话。我们嬉笑之余,催他赶紧回家,T反而往沙发上重重地靠了下来,打算说点儿什么。

    这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故事,甚至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在这里敲击键盘。比如有个中年人天天以泪洗面,比如为了情人而抛弃自己的校园甜心的男人,比如情人摇摆在两个男人之间,比如从未谋面的神秘情敌每日致电嘘寒问暖。我问自己,这是怎么了?我和T各自瑟缩在沙发的两个角落,交谈了5个小时却从未相识。自我为中心的女人和自欺欺人的男人之间,一个信手拈来就能听得耳朵生出老茧的故事,我还能有什么可再评价的?

    我对T说,当她因为你一个电话几句甜言蜜语而立即买张飞机票飞来你身边的时候,她所霪浸在的,不是对你的温情,而是她自己对罗曼蒂克的幻想。如同小女孩幻想自己是个白雪公主,突然之间好像总有一个毒苹果梗在喉咙。T拍案说你看得清楚你看得很清楚。但这是没有用处的,正如T不知道自己正在欺骗自己,T的情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感动,现在的T也并不知道我究竟在说些什么。我每多说一句,都是在浪费,再过一个小时,T又会回到他的俗套故事中去,流一点无论是我还是他的情人都不关心的眼泪。这是我们的生活,人和人之间的桥梁从未存在过。我们是孤独的,多么俗套的一句话,从来没有人理解过这句话的真正意义。正如King Kong在电视里演得如火如荼,一个simple-minded的大猩猩下定决心找回它的宠物,无数观众为他们自己所谓的“爱情”泪流满面。

    到家了,我说,不理会T的bullshit about四环五环,无论绕多少圈,走过北京这个沙漠城市不计其数的桥梁,还是要回到这个地点,那么,这又何必。不如假装我们刚从五环绕了回来,假装那里实际有桥梁存在。
    分享到:

    评论

  • 哈,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在诉说自己的孤独,用文字、语言、肢体、眼神、气息……好象一个个都陷落到孤独的泥沼里不能自拔了。

    有时,我们谈论越多失去越多。

    想想就令人难过。
  • to primitive:

    ummm, 那我得算杂爱那种的,呵呵
  • Yep, 世界那么大,我们那么孤独
  • No, I have not seen you in person except for some photos taken by viper. However, I'm attracted to you not because of your lookings, but your mind.



    My English is merely good enough for practical communications. I've not fully mastered the language yet. Please keep that in mind.
  • 说到king kong,一件事情我一直不明白,如果那是爱情的话,how do they have sex?



    其实人们不都是自欺欺人的嘛~
    回复说:
    很多人能够接受没有性的爱情。Blogcn主页辩论题目:没有性的爱情,你会接受吗?正方410,反方252——252票给于没有性的爱情。并称之为纯爱。 Oh, well,也许有性的爱,该叫做杂爱。
    2006-03-07 02:55:03
  • 阅。



    May I say that you are such a beautiful lady possessing a real soul.



    Brilliant!
    回复Malcolm说:
    I don't think you ever see me. How do you know I'm a beau?
    2006-03-06 00: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