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02

    神人神事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2389155.html

    昨天打扫房间,累得半死,当天还好,今天早上睡一觉起来浑身发软如腾云驾雾一样。我是被TT一声怒吼警醒的,仔细听听是打给他的前妻,大意是他马上就到不要反反复复地问。然后电话又响了很多声,每次都是开了个头就没了,开个头就又没了,我猜大约是TT把电话掐了。这才发现他的脾气,果然是他形容下的“暴风骤雨”式。如果是我吃他一吓,肯定是悄无声息,决不会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打电话来。

    TT走后,我软塌塌地走到浴缸去跑一个澡,在澡盆里面喝杯咖啡看看书,不亦乐乎。前几天晓风让我去写小说连载,答应是答应下来了,心里没有什么把握,结果接下来就是忙着收拾房子等爸爸来北京,连自我介绍都没有写,很是惭愧。去杂志社的时候几个人乱说,一会儿说用小短篇的方式写世界各地的一些重大案件,一会儿又说写荡妇列传。后者是我想了一两个月的东西,但是仅限于构思,我还没有博览群书到这个地步,何况最近这几年连中文书都没怎么看过。我的时间好像总是不够用。后来JF(我总想假如他的名字后面再加个凯字就好了,缩写JFK,多灵光)跟我说件事挺神的,他说一个朋友答应编辑老头写文章,然后就没了下文,编辑老头屡次催促,那个朋友不胜其烦,后来一天那个朋友大为快活地告诉JF:这下可好了,老头死了。。。。我就想,我别也落到这个地步,总想着:为什么晓风还没忘了我啊。

    晚上找D的时候,她还说了点神事儿,她的朋友J,和情人在家睡觉之际,情人的女儿回家了,甚至帮她的爸爸把房门关上。不过这个上大学的女儿本来就有帮爸爸关门的习惯,因此也说不准是不是看到了J的存在,J在门背后足足站了20分钟,这才瞅准机会跑了出来,一溜烟儿回家了。

    北京风大,一老头随地吐痰,吐一口在地上,觉得不过瘾,又吐了一口,正好一阵风吹来,一口唾液全部贴在自己胸前。迎风吐痰,自食其果,真是大快人心。

    回家的路上我对VIP说,我本不是一个非常经得住诱惑的人,因此我make a commitment的时候要非常小心,一旦作了承诺,就要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违背了。因此和我有过身体关系的人虽多,却很少有人能称得上是我的男朋友,因为我不能也不敢作太多承诺。这一点上他也许很难理解,为什么,既然我那么谨慎,和TT的关系会发展那么神速。我一直觉得两人的关系进展往往是靠一股激情去推动,是什么突然被点燃了,大约这就是所谓的chemical。这和时间并没有什么关系,有时,时间反而使一种使人冷静的介质,如同一盆水泼上来,激情也就熄了。另一方面,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简单,对我来说那么重要,我不能再陷入到任何牵扯,哪怕VIP认为在不给我压力,如果我答应了什么,那就是一种承诺。承诺可以是任何事情,却不能承诺的同时不必考虑保持承诺,这样的自相矛盾毫无意义,压力仍然存在。这是我所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不想在这里挑明他要求什么,所以看起来有点没有头绪,不多说了。

    TT认为我是个谜,我想是因为他觉得我展现给他的太过简单,而从我写的东西来看又不像是没有经验的人。他之所以认为奇怪,是因为他是个擅长把人际关系搞得很复杂的人,在他的眼里人和人之间像一张密密交织的网络,动一根线全盘皆动,拆一根线,生活就有破损。他不能看到我的原则,每一个人和他人之间只有一条线,如同一个辐射状的对外投射。他不知道还有简化,所以他无法理解我。保持简单的生活,也是一种经验使然,我现在怀疑,我们是否能最终互相理解呢?

    分享到:

    评论

  • 写得不错!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