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8

    性生态圈的策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2672260.html

    每次有一个占有主要优势地位的物种灭绝的时候,总有大批新的物种产生,比如恐龙。恐龙灭绝,甚至还没有完全灭绝的时候,就已经有大批新的物种迫不及待地出现在我们的地球上,按照马尔萨斯的说法,就是过了一个短暂的间歇期之后,新物种就像兔子一样成倍增长,哺乳动物就是其中一例。大约是因为在稳定的生态平衡被打破的时刻,优势地位的物种灭绝之后,留下大量空间给新的基因突变以自由发挥的余地,因此稚嫩的新的物种得以成长并成熟。生物的基因突变发生得非常频繁、快速,而且一贯如此,超出我们的常识所知,这是我从去年的一期National Geographic关于鸡的基因突变研究得知的。很有可能当生态平衡非常稳定的时候,绝大多数基因突变产生的新生物还没有等到自身能够繁殖就身先死了,根本就没有继续发挥的机会。而自二战以来被踩踏得一无是处的达尔文倒是可以从反面印证这个现象:不适者被迅速淘汰,甚至还没有机会去证明自己的确是个不适者。可是当一个dominant的物种消失之后,留给我们的生态圈的大片空白立即成了各种突变的基因的竞赛场地,形成一个猴子称大王的局面。哺乳动物群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它们未必是最出色的族群,不过他们碰巧占了时机。

    所以当TT退出我的舞台的时候,经过短暂的间歇期,大批新的男人们也如兔子一般成群出现。请注意,我并没有蔑视其中任何一位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突然之间,我的性生态圈被打破了平衡,留出了空白给其他男人们展示他们的面目。我开始注意到他们强壮和聪慧的一面,或者因展示出来的某种体恤而争得一席之地。他们传达给我的信息,如同基因突变一样频繁和快速,而且一直存在,只是我并未给予关注。这是个时机决定进程的世界,但是时机之事变化多端极难预测,因此我只能说今后我的性生态圈内的事态会如何发展只能以偶然来决定。

    地质学家许靖华在中国的麻将,美国的扑克和瑞士的斋司(一种游戏)中悟出三种生存的规律,一种是在逆境中忍辱负重并有效利用周围的资源,寻求机遇出头露面,一种依靠强者优势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最后就是依靠机缘凑巧,借助偶然因素撞上大运。这三种生存规律同样适用于我们每个人周围的性生态圈,麻将策略用得好的,往往大智若愚,不过这个辱不是任何人能忍得起,这个重也并非都值得一负,生命已经太短暂,只要有那么一刻做了次轻飘飘的浮游,辱啊重啊可能都成了白搭;选择强者竞争的,我眼见的他们常常用尽气力一搏,机缘凑巧一变,落了个笑话,我不怕被笑话,只怕扑空的感觉,那种以为有个台阶抬腿踩上去,却啪嗒一声落在了原地;剩下一个撞大运吧,又觉得不努力一下心有不甘,甚至有自己给自己创造失败的借口之嫌。

    偶然是捉弄人的,尤其捉弄我们人类这种自诩为有头脑能思考的生物,捉弄我这种会将生存策略分为一二三的人类。意识到这点,我就觉得其实生存的策略并不那么重要,既然各种生存策略者到现在还是各自为政,存活的好好的,可见采用任何一种策略的结果其实大致相当。就像目前我的性生态圈,蹦出来的,并不是采用了某一种生存策略的男人,而是恰巧在这个时候不出差不加班没约会并有情绪和体力来一次床上运动的男人们。

    分享到:

    评论

  •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