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23

    分手谈实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3895671.html

    昨天和Hans做了分手谈。以下是实录。

    他准备好了一大篇借口打算喂给我吃,虽然这些话不完全是谎言,但是绝对不是他说的那样是主要原因。我听了一半打断他,说我所要求的就是诚实的答案,你可以be brutal,同时相信我的成熟度和自我消化能力,如果非要说谎言,就说一个没有破绽的谎言。否则是对我的智商的侮辱,也让我怀疑我自己的择人眼光。他一时语塞,说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谈。我说好,然后我们步行去Blue Bubble。

    可惜这一段步行也没有为他买来多少时间。到了blue bubble,他仍然把那段借口说了一遍。我说我不相信,因为第一你不是刚刚开始变得忙起来,第二你不是不可能改变现状,第三你可以manage两个公司你就可以manage一个三岁的小孩。你没办法说得通,刚才这些借口都是bullshit。如果你不肯说实话的话,那我就要瞎猜了。我瞄他一眼,他专心弄着手里的麦管,把它折成一个三角形,然后试图把两端接起来。

    我继续说:你不是不清楚自己的状况,但是在我们上床之前你根本没空掂量这些现实问题,性欲趋使你一直向前冲,直到我们第一次发生性关系。等到你的性欲满足了,所有现实的问题,你的concern都冒了出来,你开始瞻前顾后,越想越觉得我们不合适。是这样吧?

    一边说话,他一边摸自己的后脑勺。这是在压抑内心情绪涌动的表现,可能是愤怒,可能是尴尬,可能是恼羞成怒。

    “那么,”他问我,“你是不是想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说我没有这个意思,每个人都会被性欲驱使去做一些事情,关键是不要欺骗别人欺骗自己。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可信赖,可靠,man of dignity,所以你一定要be honest to yourself.

    “你是说,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性欲?”他再问。

    “一定程度上,是的。”

    他突然站了起来,撩开帘子走了出去。开始我想他生气了,一走了之,但是他和waiter说了几句话又转了回来。也许是结帐了?我喝了一口Magerita。

    Waiter跟了进来,手里拿着三张餐巾纸,他递给我。看到我有点吃惊,他说:我想也许你要用。

    我忍了忍,没有笑。

    你抽烟吗?他问。他一定是有点nervous了,大概从来没有女人这么逼过他,也从来没有女人这样冷静地分析过他。中国男人,是最不能经受剖析的了。他也点了一根烟,伴随着一阵咳嗽。

    他摸了摸脑袋,开始说他不想和我走下去,是因为他觉得我“很难抓得住”。这三个字是原话,但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得住”。可能是因为不知道我会和什么人交往,也可能是因为怕我太过mobile,随时会到上海,到香港,到加拿大去。他羞答答确认是后者。这让我想起TT,他总是说你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回加拿大了?我总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现在发现这是一个确实的concern,一点都不可笑。

    而且,他继续说,我们的生活方式差太远,我又不想改变。

    这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你别在别人面前抽烟,他说,我觉得女人抽烟很风尘。

    现在没关系了吧?我想。自己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自怜自艾,赶紧调整了一下情绪。对他说:I guess that's it. Let's go.

    踱到出租车地方,我说我们各自打一辆车好了。他坚持要送我回家,路上他拉我的衬衫衣领,说你的衬衫领子太低,有点那个。我问什么是那个,是不是说太暴露?他回答说太暴露,也不希望别人会看到。我笑了,说你不用再担心这个,以后我交了男朋友,他不仅仅要看这一小块皮肉,他会上上下下看个遍。他默然。

    到了家里,居然又结帐下了车。我默然。走进家门的时候,D在家,他吃了一惊,好像被弹弓弹了一下,退出了房间。我说是D,我们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个,他又走进了房间,然后不无尴尬地对D说(又不看着D)我是送她回家,该走了,然后他走了。

    我换上睡衣,在D身边坐下,显然,我们一致同意这仍然是一个借口。另一个性欲驱使下的借口,如此而已。

    ***************************************************************
    Pickle生病了。晚上让它睡在了我床上,早上醒来发现它的小爪子放在我手里,我握着它凉凉的小手,并排睡着。

    后记:Hans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发了三个短信,是不是我答应分手答应得太快了?

    分享到:

    评论

  • “可以be brutal,同时相信我的成熟度和自我消化能力,如果非要说谎言,就说一个没有破绽的谎言。否则是对我的智商的侮辱,也让我怀疑我自己的择人眼光。”

    这样的女人分手都比较的干脆的,处理起来也是手起刀落

    “中国男人,是最不能经受剖析的了”

    分手时的眼泪让他还好处理

    一旦就动机而被女人按在手术台上让她分析解剖了,他就觉得局面out of his control了
    回复男人千面说:
    只control自己,而不是别人,事情就好办多了
    2006-12-27 10:37:41
  • “可以be brutal,同时相信我的成熟度和自我消化能力,如果非要说谎言,就说一个没有破绽的谎言。否则是对我的智商的侮辱,也让我怀疑我自己的择人眼光。”

    这样的女人分手都比较的干脆的,处理起来也是手起刀落

    “国男人,是最不能经受剖析的了”

    分手时的眼泪让他还好处理

    一旦就动机而被女人按在手术台上让她分析解剖了,他就觉得局面out of his control了
  • Read
  • 提出分手是太草率了,他只是在试探,并且提出了问题,说出了他的担心,下一步是看怎么解决问题了,恋爱时发现问题总比结婚后再发现问题要负责任得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