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5

    Capable of hurtin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rimitive-logs/7035550.html

    所有小南瓜说的话中,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前几天我们在上海时他说的这一句,“I'm capable of hurting”。他说了无数甜蜜的话,每天一百遍我爱你,一百遍you so cute之类,这句话却留给我深刻记忆。它出现的背景是这样的,我当时正在说常规的话,"You are sweet, always very nice to me." 我说。 但是小南瓜转过头来对我说:"I'm not so nice. I've been hurt. I also hurt someone. I'm capable of hurting."

    这句话令人兴奋,也让我迷惑不解为什么我会觉得它令人兴奋。小南瓜有拉丁男人特有的那种素质,他们不惮于表现并承认自己女性一面的东西,比如当众哭泣,对母亲的依赖,和高声争吵叫嚷,他连续不断地甜言蜜语,这在中国的男人世界里也比较少有,有时被看成不真诚或者具有女性的特征。而“capable of hurting”是一句充满雄性荷尔蒙的语言,它提醒我的是小南瓜的攻击性,我因而发现它令小南瓜显得sexy。

     “Capable of hurting”是一句性感的话语,这样的发现令我倍感震惊。它揭示人的攻击本能和性本能直接相关,也揭示人的虐待和受虐和性直接相关,Sadomachism倾向只有显性和隐性的差别,同属本能之一。雄性通过展示自己的攻击能力来显示自己的性能力,生育能力,以及保护自己生育的后代的能力。这些对女性来说显然是desirable的。攻击性被看成雄性的特征,男人缺乏攻击性让人觉得缺乏男性魅力。我们目前的人类社会当然未必会赞赏赤裸裸的身体攻击行为,但是人的本性并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方式而已。因为现代有组织的社会使用货币来保护自己生育的后代,因此男人通过在职场和金钱上的竞争来展示自己的攻击能力。我们现在看男人在职场上,生意场上打拼,等于数千年前看角斗士的角斗(残酷性来自于人们对生命的看法,因此过去角斗士的生活就未必更残酷)。我相信那时候女人会发现明星角斗士非常性感,而男人则将明星角斗士的神武投射到自己的生活中,刹那间觉得那是自己。电影Gladiator里的角斗士则最为理想,他极为英武,同时出身高贵,因此直接fuckable。

     当然我并不是说,被hurt可以让我性欲勃发,我希望没有action的出现,他永远不要hurt我。这是他的capability,才让人觉得arousing。所有的男人,只要他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残酷性,能够伤害别人的潜在能力的话,都是性感的,决断力,relentless,愤怒,self-sustained(代表他不需要别人),和很多自我为中心的男人往往很具魅力。

    分享到:

    评论

  • 图片都是女女的SM,强啊。这些老古董哪里翻出来的?

    大多数女人有被虐的潜在意识,看你是否能挖掘出来了。

    当然,如你文中所说,男女双方都意识到这些的存在,而并不付诸行动,也是一种意境。

    而日常生活中轻微的、隐性的SM行为,也很有乐趣哦。







  • 說得自有一番道理

    反過來說

    也適用於女人嗎?
    回复someone说:
    你们男人分辨雌性荷尔蒙自有一套,不是吗?
    2007-07-26 15:11:33
  • does this mean that 人都有一定程度的犯贱倾向?
    回复taotao281说:
    不是犯贱,如果我想要他来hurt我,那叫犯贱。对人的攻击能力的倾慕,是对雄性荷尔蒙的认识。
    2007-07-26 15: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