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6

    Pickle Stressed

    请人来嘿咻对家里的小动物来说是件挺stressful的事情,我刚刚意识到,至少对Pickle来说是如此。可能Pickle同为男性的缘故,虽然它小的时候心无芥蒂地在男人的鞋上打过滚,不过现在它开始比较严肃的看待同性进入家里这件事情了。每次有个大动物走进来,身上带着那种带有强烈的雄性荷尔蒙,Pickle总会率先跑来审视一番,决定对方来意如何。然后转身封堵在卧室门口,鼻子对着门缝,活像boxing day早晨商店门口的shopper。

    Mr.X第二次来的时候,没进屋就先声明,pickle要在卧室外面。这个顾虑大概来自于X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当时pickle是被放任自由地在卧室里面走动的。所以当我们在床上的时候,pickle跟往常一样,瞪着两只好奇的眼睛看X是如何努力的,看了一会儿,又把鼻子塞到两人下面的接缝处使劲嗅(顺带说一句,pickle有点像条狗,对于任何东西都要闻一闻)。X挥起一掌将Pickle推到地上,身为一只猫,pickle自然在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下毫发无伤,但是心灵难免受到伤害,于是站在地上翻着白眼对Mr.X和没有保护好它的我高声抗议了一番。直到X都已经高潮完毕,还意犹未尽。

    不过pickle就是pickle,从来不记仇。过了一会儿,好奇战胜忿怒,pickle又凑了上来,对着Mr.X穿着白色内裤的小兄弟嗅来嗅去了,接着,它,伸出粉红色带倒刺的舌头,舔了一舔。Mr.X被人搔到了痒处,嗷嗷叫了起来,吓了pickle一跳。

    后来Mr.X打电话说他打算拿小刀子酒精棉过来把pickle阉成娘娘腔,看来X完全被traumatized了。

    不难理解Mr.X第二次要把pickle关到门外。但是pickle还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它似乎已经make up his mind,誓要与Mr.X同进退,只要门一开,它就闷头往里闯,门不开,它站直了身子够门把手。所以后来虽然我们终于和pickle隔了一道门了,它仍然不屈不挠地挠门不止,间或开个小差玩玩红果子磨磨爪子,然后又立即跑回来叫门。Mr.X叫,Pickle也唱,里面越热闹,外面先一步叫到高潮。里面已经抽上烟了,Pickle还是高唱不止。

    送走Mr.X,我摸摸pickle的小脑袋,累坏了吧?其实你应该更relax一点啊,否则你连小男人都当不成了啰。
  • 2006-09-05

    Capital L俱乐部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Captial L,来自"L" word,L是Lesbian的意思,所以Capital L俱乐部就是女同性恋俱乐部。短信是这样的,Capital L club Beijing is a Lesbian advocacy club. Originated 9 years ago in Britain, it is now recruting new member now in Beijing. If you are interested, please reply by this text message with your E-mail address for further details. It is free and fun!

    听上去挺有意思的吧? 不过我没有得到她的回答。没错,这不是我收到的短信,而是我发出的。当然,也没有什么9年前在英国成立的什么女同俱乐部(如有同名者,纯属偶然),都是我编的。短信发给的是我的一个女candidate。这个事实我以为众所周知了,我是个猎头公司的咨询师,最近在给一个B2B网站公司找M&A的人。我把我很喜欢的一个女候选人给了他们,最近走得不错。所谓我很喜欢的,就是说假如她是同性恋的话,我会去毛遂自荐的那种喜欢。本来这是属于暗恋的性质,直到这个星期六,她,FY,打来电话说公司给她的offer,顺带告诉我说她和我有chemistry,这话让我睡不着了。有chemistry,哪种chemistry,她三十五六岁,没有结婚,估计也没有男朋友,她对我产生了chemistry......

    琢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她,如果她是lesbian,如果她喜欢我,如果她愿意和我上床,如果......chemistry?

    D建议说索性发个短信给她问问,是不是lesbian呢?于是我就发了上述这个短信,然后,就“心里长了草”一样等着她的回答。当然,结果是意料中的,没有任何回音。

    我也是个不能免俗的,总觉得很大了还单身,事业上也成功的女人都是gay。以前说过我表姐是lesbian,虽然她结果一次婚,但从来没见她对男人产生过兴趣。她也算是个事业成功女性。只不过我说gay的时候,是充满了渴望的那种,尤其是面对这么个既有点中性有很吸引人的女人,着实让我坐立不安了两三天。同时也让我体会到homosexual找伴侣时的尴尬。别人找情人的时候,担心的仅仅是被拒绝没面子,脸皮厚一点也就算了,可是homosexual找情人的时候,先得担心会不会冒犯人家,碰一鼻子灰事小,惹怒了别人事大。

    算了,还是继续找我的男人吧,至少可以自由表达我对他们的爱慕,一个个都P颠P颠的。

  • 2006-07-21

    Asex四星期

    正如某人说我上班以后有点性苦,我知道我知道,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一定是等得不耐烦想得想不起我这里来了。可是,怎么办呢?我总要survive的啊。别说更新我的博客了,连我的性生活都没有“更新”过。前天和Diego在一起,看了场很长的,怪异的DVD,叫做Sin City,看的时候naked,看完起身穿衣出门,什么也没发生。D一定是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呢,因为以前跟她算计过,过了多少个星期(忘了多少),我就爱谁谁了。D一定是想看看最后谁会撞到这个爱谁的谁上去。

    我一向觉得性是可成瘾的东西,这并不奇怪,科学研究证明药物成瘾的人头脑结构会发生变化,就是某些腺体萎缩某些腺体肥大,大量分泌什么的,而性本身也是一种腺体驱动的东西,如果它大量分泌的话,岂不就会成瘾。成瘾又叫做依赖,如果一个人会产生依赖,那他/她必然是有些什么弱处吧。什么地方很空,很虚弱,一触及就会胆战心惊的那种。

    看来我还没有成瘾,我还不很虚弱,不需要依赖什么人,可以和一个壮年男人光着身子在沙方上看Sin City,然后厚着脸皮穿上衣服道别回家,兵不血刃,鸟不粘身,干干净净回家睡觉,很有成就感。

    这么多年以来,这是我第一次主动保持无性的生活,连自慰都一并消除了,是因为工作把我累着了,也许,也可能是我的荷尔蒙系统发生了紊乱,管道阻塞什么的。反正我终于体会到了据说是asex的那群人是什么感觉的。没有性,也觉得很自然,很开心,没有最好有了麻烦。

    也许这就有人要担心,如果我突然变成了asex,是不是写出来的博客也会干乎乎的?谁知道(其实我一直觉得我的博客中的性是干乎乎的,就好像小精子们都顶着博士帽在游着呢),但是如果有那么一天,那一定不是我的asex倾向,而是因为杀手——性专栏。All right,我可不是向自吹自擂,不过又来了份杂志的约稿,每月4篇,其结果就是如果我接下来这个稿约,那么我每个月要写8篇,都是关于性的主题。

    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觉得我每个月会有八次fuck吗?

    看客会质问,没有性是不是就不能写了呢?我没这么说,只是觉得我总得要有点什么可以说的吧,而且不是那种报流水账那种sex log,丰富多彩,至少发人深省。可是一个月就要有8次fuck发我深省,我真怕累着我自己。

    今天去建外SOHO的一个饭店吃午饭,这家店的厕所很别致,里面都是大镜子,走进去晕头转向,不小心就会一头撞到自己的脸上,小心翼翼摸入小toilette stall,一屁股坐下,却发现自己坐在对面,这个设置正适合自慰,看得清清楚楚,从毛色纹路到形状色彩。真是令人吃惊,我在里面多坐了3分钟。

    宝贵的三分钟,让我明白一个重大道理:我到底还成不了asex啊。

  • 每次有一个占有主要优势地位的物种灭绝的时候,总有大批新的物种产生,比如恐龙。恐龙灭绝,甚至还没有完全灭绝的时候,就已经有大批新的物种迫不及待地出现在我们的地球上,按照马尔萨斯的说法,就是过了一个短暂的间歇期之后,新物种就像兔子一样成倍增长,哺乳动物就是其中一例。大约是因为在稳定的生态平衡被打破的时刻,优势地位的物种灭绝之后,留下大量空间给新的基因突变以自由发挥的余地,因此稚嫩的新的物种得以成长并成熟。生物的基因突变发生得非常频繁、快速,而且一贯如此,超出我们的常识所知,这是我从去年的一期National Geographic关于鸡的基因突变研究得知的。很有可能当生态平衡非常稳定的时候,绝大多数基因突变产生的新生物还没有等到自身能够繁殖就身先死了,根本就没有继续发挥的机会。而自二战以来被踩踏得一无是处的达尔文倒是可以从反面印证这个现象:不适者被迅速淘汰,甚至还没有机会去证明自己的确是个不适者。可是当一个dominant的物种消失之后,留给我们的生态圈的大片空白立即成了各种突变的基因的竞赛场地,形成一个猴子称大王的局面。哺乳动物群就是这样的幸运儿,它们未必是最出色的族群,不过他们碰巧占了时机。

    所以当TT退出我的舞台的时候,经过短暂的间歇期,大批新的男人们也如兔子一般成群出现。请注意,我并没有蔑视其中任何一位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突然之间,我的性生态圈被打破了平衡,留出了空白给其他男人们展示他们的面目。我开始注意到他们强壮和聪慧的一面,或者因展示出来的某种体恤而争得一席之地。他们传达给我的信息,如同基因突变一样频繁和快速,而且一直存在,只是我并未给予关注。这是个时机决定进程的世界,但是时机之事变化多端极难预测,因此我只能说今后我的性生态圈内的事态会如何发展只能以偶然来决定。

    地质学家许靖华在中国的麻将,美国的扑克和瑞士的斋司(一种游戏)中悟出三种生存的规律,一种是在逆境中忍辱负重并有效利用周围的资源,寻求机遇出头露面,一种依靠强者优势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最后就是依靠机缘凑巧,借助偶然因素撞上大运。这三种生存规律同样适用于我们每个人周围的性生态圈,麻将策略用得好的,往往大智若愚,不过这个辱不是任何人能忍得起,这个重也并非都值得一负,生命已经太短暂,只要有那么一刻做了次轻飘飘的浮游,辱啊重啊可能都成了白搭;选择强者竞争的,我眼见的他们常常用尽气力一搏,机缘凑巧一变,落了个笑话,我不怕被笑话,只怕扑空的感觉,那种以为有个台阶抬腿踩上去,却啪嗒一声落在了原地;剩下一个撞大运吧,又觉得不努力一下心有不甘,甚至有自己给自己创造失败的借口之嫌。

    偶然是捉弄人的,尤其捉弄我们人类这种自诩为有头脑能思考的生物,捉弄我这种会将生存策略分为一二三的人类。意识到这点,我就觉得其实生存的策略并不那么重要,既然各种生存策略者到现在还是各自为政,存活的好好的,可见采用任何一种策略的结果其实大致相当。就像目前我的性生态圈,蹦出来的,并不是采用了某一种生存策略的男人,而是恰巧在这个时候不出差不加班没约会并有情绪和体力来一次床上运动的男人们。

  • 昨天看炒女比赛,由此引发一个疑问,到底为什么会有人操纵现场投票,PK谁,晋级谁呢?YoY解密说,因为一条观众短信要一块钱啊,如果有30万人发短信,就会挣30万块钱,你说该PK谁呢?如果挣了30万短信的人被PK掉,而只挣了20万块钱的人唱得好,能有什么用呢? 

    这几天我来例假,肚子疼心情也不好,人变得很情绪化。没错,情绪化,这个词汇最近得到了科学支持。

    BBC新闻,econdom转载,经研究表明,女人在来例假之前和之后的脑部活动区域并不相同,来例假之前,人脑前额部分主管人的情绪的区域活动格外活跃,例假之后这个区域的活跃程度明显下降。 那些在来例假之前和之中经历极端的情绪波动的女性,被称为患有PMS,也就是Premenstrual Syndrome,据信头脑活动区域的变化可以帮助女性保持持续稳定的情绪,补偿例假的时候突然之间冒出来的多余的荷尔蒙(难怪漂亮女孩眼泪多,都是雌性荷尔蒙闹的)。所以下回我来例假之前特别抑郁特别悲伤特别容易生气的话,就请找根大棒子来在我前额敲一下就好了。。。。。。

    在MSN上,很多人看到我的照片都大赞其词,觉得那些所谓的年轻漂亮身材都是价值所在,我从来都是一句话,谢谢,谢谢,谢的我都烦了。能有点新鲜的吗?是不是想fuck我的脸蛋和身材还有年纪呢?其实它们也不是什么,只不过比同龄人看起来要好一点而已。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呢?那些夸奖我聪明的人也是这样,难道我聪明一点就值得一fuck吗?脑子和下身有关吗?还是男人都是用JB思考的?我现在想拿一根棍子把所有夸我漂亮美丽的人的后脑勺来一下子,或者求求各位在我前额叶主管情绪的地方来一下子也好。深鞠躬,拜托了!

  • 2006-03-03

    工具源于情色

    累了,偷懒儿,贴点别人的绘画吧。

    Givenchy的香水瓶多数刻意取材女人的身体曲线,就的可口可乐瓶也是如此。盈盈一握的腰身,用在瓶子身上又添上了实用性。人们根据自己的外形创造了上帝,也一样会用自己的外形来创造一切生活工具。这是Julian Murphy,一个生于英国颇有特色的画家。


    这样的钳子,没事儿凭空也要夹几下。


    情歌也唱得更快乐


    Kiss Kiss Kiss的衣服夹子


    高跟鞋,Viper要开心了


    到屁股上印着性别的工具套,其实螺旋形的阳具早就让人想起公猪


    SM俄罗斯套娃


    可怜的吸尘器女人

    他有个网站地址www.julianmurphy.com,不过我从来就没打开过。

  • 2006-02-14

    情人节噩色梦

    今天是情人节,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关注我怎么过这个玫瑰巧克力与荷尔蒙齐飞的夜晚,老实说我今晚肯定是北京市最没有看头的人了。我,呆在家里,看书,苦思谁还可以联系帮我找工作。不过,也许我必须要出去,让位于人......

    说我今天没精打采,没错,因为今天早上让一个色梦吓醒。梦见自己被一群人掂量,似乎在做什么买卖。我失去了个人意志,被人随意摆弄。两群人把我买了下来,随后是一个老女人先行享用,脱掉衣服的她皮肤干燥苍白,触感如纸,几块深色的老人斑忽隐忽现,手臂下的皮肤脱离骨骼垂下来,肋骨凹陷小腹凸出,我看见她的苍白肛门向外突出,对这样的异形怪状感到深入骨髓的恶心和恐怖。于是挣扎着醒来,后背冷汗涔涔。这就是我的情人节的早晨。Get up at the wrong side of my bed I guess。

  • 想把一个美国女人带上床却发现她是个聋哑人?学点Fudtz手语。

    前戏必不可少,来点blowjob让咱竖起来先:


    参考这图例,你可以尽情交流了(图下解释从左至右)

    我想要一个cock;我更喜欢两个cock;我想用了一个巨大的公马cock;让我们把cock撞在一起吧(指同时插入)

    你长了一对儿我见过的最大的乳房;谁想来点fist f'king?;想来个Party?;请抓住我的乳头捏一捏吧

    宝贝儿帮我脱裤子吧;分开我的腿,来;嘿来,宝贝儿(Lesbian);(专指女人)两个一齐上?

    我的东西还不够大啊;真是无聊的打飞机;还不如来条章鱼给我打飞机呢。

    学到点什么了么?
  • 今日Metro温哥华新闻第五页,Calgary市的United Church将于今年秋天提供Alberta省第一期同性结婚预备班。本来第一期预备班是打算在这个周末举行的,但是因为只有一对儿夫妇预定参加,所以被迫取消。联合教堂指责Alberta省的政治氛围使得同性夫妇对这样的预备班兴之怯怯。

    在有号称加拿大Bible Belt的阿伯塔省的教堂居然要开展同性婚姻预备班,真是令人吃惊不已。不过我觉得同性夫妇多半是因为觉得结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而不愿意参加这样的预备班,而不是因为敌意的所谓“政治氛围”。何况通过同性婚姻主要由政府和立法机构推动,教会才是主要的反对者,又何来的政治敌意?说到头来,结婚还要参加预备班,多少还是有些歧视在里面吧?为什么异性婚姻就没有什么预备班?
  • 2005-04-08

    Blow Job

    说到blow job,想起一个脱口秀,两个主持人,一个说听说克林顿offer给Monica一个job,作为交换......(话没说完),另一个主持说:Wait a minute, wait a minute, I though it was MONICA, who offered a JOB。

  • 实在等不到8个月以后了。


    Halloween的南瓜灯,叫做Jack Lantern.据说是因为一个叫做Jack的人死了之后,他的灵魂在黑暗中迷了路,找不到离开人世的途径,只得在天地之间游荡,找不到归宿。同情他的人在鬼节为他点上一座南瓜灯。



    Halloween在每年的10月31日晚上,是万圣节All Saint's day的前一天,但这是两个不同的节日。据说,Halloween的时候,鬼都离开他们的居处到人间来。这对人来说是很不安全的,所以,他们就将自己也装扮成鬼,真的鬼就不会打扰他们了,这就是人们在这一天穿的奇形怪状的原因。


    事实上,Halloween已经成为小孩子的节日了,到了那天晚上,小孩子们就成群结队到邻近的地方敲门要糖果吃,他们对开门的人说:“trick。。。


    or treat。。。”(Really a great treat, uh?)


    趁着这个时机,大人终于找到一个晚上没有孩子在家里骚扰,可以尽情的享受一下了。嗯。。。真是很好的记忆啊!
































































































  • 2004-12-12

    Pure Teatro链接



    Pure Teatro (Pure Theatre) - La Lupe的提取链接和提取码,来自Songs of Almodova。
    文件提取链接:::URL::http://www.filesbak.com/GetFile.do
    文件提取码:15A7B16554B544B887A1EFBB62C329E2
  • 2004-12-09

    Virtue bartender

    和她玩玩,输入动词,她就表演给你看了,一些小提醒:你可以试试suck,play,fight, kick,party,strip等等,发挥你的想象力,挖掘出她能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