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03

    Dating助理

    今天我公司给我的另一个助理到位了,忙得不可开交,好像比没有助手还忙。我有个好主意,现在我有了一个工作助理,我还可以有一个Dating助理,我是说,这个助理,她帮我寻找好的交友网站,帮我注册名字,帮我选择上传照片,每天帮我看信回信,用我的口气聊天,帮我定下晚餐,她负责筛选合适的人选,也就是qualify candidate,最后给我定下interview的时间,给出电话,我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拿起电话随便聊聊,或者去date就好了。如果这个人实在不能确定,她也会给他我的MSN,让我亲自去听听这个人是不是我想要date的。如果碰到特别好,不容错过的,我的dating助手还会给我送个Email过来。

    甚至还包括售后服务,比如,已经通了电话却发现很讨厌,而且实在变得越来越不识相起来,我的Dating助理还会帮我把他骂走。

    怎么样,很有创意吧?这个主意已经实施起来了,现在我的助手就是DD。我们的目标是每周末都有约会,每周期间安排一天约会,这样7天里面有3个约会,算是不错了。运作到现在为止状况还很良好,已经有了不少回应,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我要在这里写这篇总结,分享我的dating助理的安排经验,所以本来今天已经规划好的约会就只好推迟了。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有三个助手了,两个帮我找candidate,推荐给客户,一个帮我找candidate,推荐给我的夜生活。我丰富多彩的夜生活啊,如果我再这么忙下去,我需要再找一个助理给我过夜生活了,比如,代替我去约会,代替我去度过夜夜笙歌春宵一刻。到时候,我就剩下一个名字,Vivianna Z,一个拥有4个助理的名字,好像生活得有滋有味,其实贫瘠得只有一个名字9个字母。

  • 2005-07-28

    低血糖


    有没有人有低血糖经验的?

    低血糖发作的全过程是这样的。我躺在浴缸里,本来是为了享受一下热气腾腾的泡泡浴。刚刚买了Vanilla Sugar的浴液,浴泡在流水中散发着甜甜的香味。我在看一本新书,是NY Times历史上获得普利策奖的新闻报告选集。除了水好像热了一点,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我站起来洗头发,感觉到一阵突然的虚弱,然后我就知道它来了,黑暗、遥远的声音、虚弱和昏厥。我决定马上停止洗澡。浴盆显得格外湿滑,我披上浴巾,光脚走到厅里,是巧克力还是冰激凌?决定必须要快,在我完全失去力量之前,必须咬到一样东西,任何东西。灯光已经非常晦暗了,眼前的景象在破碎,巧克力就在沙发旁边,我湿漉漉地躺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巧克力。这是Espresso口味的,现在吃起来格外的苦,令人怀疑里面究竟有多少糖分。所有的电器都亮着小灯,星星点点的,没有声音。我躺了一会儿,逐渐恢复了力气。于是从冰箱里拿出前两天买的冰激凌。

    哈根答斯太甜了,其实不合我的口味,不过现在派上了用场。利用吃冰激凌的功夫,我告诉你们我第一次低血糖发作。那是上小学的时候,我始终是个安静的孩子,然而在这天之前我还算活跃,喜欢出去野餐,野炊,宿营,喜欢游泳。那天打算出去野炊,却下了小雨,不过仍然坚持要去,出门不多久,就开始那种突然的虚弱,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个抽去了芯子的毛绒玩具,软软的要往下倒。眼前,光线迅速暗淡下去,在前方走的两个同学的背影逐渐消失,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让她们等一下我,没有反应。于是我转身往家走。再后来就是听见两个同学惊慌失措的叫我的妈妈,我看见妈妈从家里跑出来,这时我已经在家门口了,我往前倒下,眼前的景象变成色块,继而色块也破碎消失,声音还在,只是非常遥远,模糊不可分辨。失明持续了大约20分钟或者更短,我失去了时间概念。这是我低血糖发作最严重的一次,因为谁都不知道我怎么了,没有人想到给我糖吃。

    绝大多数喝酒的机会,都会伴随着低血糖发作。短暂的昏厥,伴随剧烈地呕吐。这些症状可能是完全起因低血糖,也可能因为我还有低血压。

    饿肚子,酒精,剧烈运动,热水澡都会引发低血糖。发作的时候躺下吃糖,巧克力,甜度高的水果,如果同时喝热水能更快见效果。

    过了半个小时,冰激凌吃了半桶,身体基本恢复了,我回浴室继续没洗完的半个澡。浴室一片狼藉,地上都是泡沫,挂浴巾的铁管掉在地上,排风扇仍然嗡嗡作响。

  • 2005-07-08

    场景

    有些东西,过了很久才知道其实你不能忘记,比如一句随随便便抛开的承诺,有些东西,立即就知道我不会忘记,那是一幅场景,好像锐利的刀锋,切割入我混沌的视野肉体。

    夜里11点多,独自一人停在1号路的红灯前,面前横亘的是Commercial街,这是第一次半夜面对小意大利。刚下过雨,地面和空气都是潮湿的,树叶格外的鲜艳厚重,红灯映照在路面,形成一道长长的、欹斜的血红色。面前的人行横道上走过一个穿着白色钩针外套的老婆婆,她的腰背已经完全直不起来了,整个人趴在一个shopping cart上面,慢慢滑过我面前的道路,因为颈部丧失力气,她把脸靠在扶着小推车的手上,脸长久不见阳光已经变得完全苍白,眼睛呈现近乎透明的浅蓝色,很难知道她是否在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无家可归者,如果不是她的小车,我的思维决不会停留片刻。然而,她面前的小车上,是一大束白色和粉红色的野雏菊,填满了整个小车,和面色苍白,穿着白色钩针毛衣的老人一起,无声的、缓慢的滑过我面前湿漉漉的道路。

    我看着她走过,想要留住什么却又无能为力。是什么打动了我,其实很多时候我并不知道。
  • 2004-10-14

    吃人鼠

    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吃人的老鼠。我跟着一个教授研究吃人老鼠,最近出现了一种非常凶猛的老鼠,能够攻击人并毫不犹豫的把人吃掉,事实上,因为人类抵御能力不如猫狗等其他动物,身上的肉却更肥美,所以更受吃人老鼠的欢迎,成为它们的首要猎物。

    吃人老鼠不是什么新的品种,它是由普通老鼠生出来并逐渐长成的,不是每个普通幼鼠都能长成吃人老鼠,只有其中一只或者几只会演变成吃人老鼠。当它们变成吃人老鼠之后,会把自己的兄弟姐妹甚至母亲吃掉,它们的眼睛会变得又大又红,舌头分为扁平的三叉,白天黑夜活动,不怕任何活物,很容易辨认。

    教授认为,吃人老鼠是因为这个世界食物开始匮乏,人类尚在沾沾自喜,老鼠已经开始从物种上未雨绸缪的结果。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人类和鼠类,教授预言,对付吃人老鼠的最好方法就是吃掉它们。

    教授就是吃老鼠的。我们研究吃人老鼠时候,如果发现老鼠失去控制即将脱逃的时候,就应该当机立断,吃掉它。

    我们发现了一只幼鼠,当它还是白色的时候(幼鼠都是白色的,长大以后才成为黑色),眼睛就已经变成又大又圆的红色。吃起它的兄弟姐妹来毫不吝惜,一口一个,大眼睛直瞪观察着它的人类--我们,好像在说,等我长大。。。。。。教授认为,这只老鼠尚未成年就变成吃人鼠,标志着它的进化更趋成熟。等到它们演变成生而就是吃人鼠时,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普通老鼠存在了。

    我的任务,就是管理两只成年的吃人老鼠和这只白色的小吃人鼠。不知道怎么,两只成年鼠跑了出来,我一手抓住一个,想把它们放回笼子,我实在没有勇气像教授那样吃掉它们,而它们就啃噬着我的手心,鲜红的三叉舌头舔噬着我。

    醒过来的时候,我的两个手心都在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