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3

    玉米

    我喜欢吃玉米。

    记得特清楚,那次在阜外大街一号门口的过街天桥上,看见下面桥墩地方有人卖玉米,热气腾腾的锅中,几根玉米玉体横陈,珠光宝气,端的诱人,赶紧下去问个价,才两块,也不贵。刚低头把钱掏出来,突然觉得风卷残云,一股气流,抬头一看,没人了。举着两块钱正发呆,一个旁观者指指远处,两个戴袖章的忽悠忽悠地走过来,原来是专门抓违章路边摊儿的纠察来了。这次没有买到玉米,几乎留下了终身遗憾,现在北京私人卖玉米的越来越少,几乎绝迹,03年和Diana住君悦,去王府井吃饭,溜达到背后的小街上居然看见有煮熟的玉米买,大喜过望,也不管刚刚饱食,一人买了一根硬撑下去解馋。这是最后一次路遇玉米。

    小时候菜场里面卖的生玉米,都是衣装严实顶戴紫须,人一样高码在地上。很多人则在四周淘宝,一个个从底部深处挖出来,外衣扒开不够,还要手卡指捏,观察老嫩,头尾检点,是否有瑕疵,在然后一个个比较高矮肥瘦,只有最为标致的才得以入袋。我也喜欢混在人群之中挑选,不闹到头发粘满玉米须子不善罢甘休。回家让妈妈放在加了盐的水里一煮,堪称美味。记得十几岁的时候最使语不惊人死不休,一次一面煮玉米,一面和妈妈争论男友问题。我说结婚之前是一定要上过床同居过,才可以点头的。妈妈对此非常恼怒不理解,我的理论是,既然挑选玉米这样一件事情都要扒开来看过,难道挑选男人这种事情竟然可以如此轻率,都不需要宽衣解带观察一下他的performance吗?妈妈哑口无语,不知道是被我说服,还是怒急反而丢了言辞。

    移居到了加拿大,买玉米吃这样的小事却变得非常有挫败感。北美大陆盛产玉米,到处都能看见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开车往东半小时工夫,就是著名的玉米之乡,小镇阿加西。拐入阿加西,就能看见一个绿色的小亭子,大小不过一个热狗摊子,上面写着drive-thru,原来买玉米也能drive-thru,其实不过就是从亭子的小窗口驶过,里面的姑娘按要求递出一打或半打玉米,10块钱一打,开着车就能回家享受去了。也有不少农民自己开了辆卡车停在路边卖玉米,表面上看跟小时候中国菜市场的玉米差不多,不过往往多了一块牌子,上书一个甜字。

    不过这些类似之处都只是表面上看。我有一次气急,对老公说,加拿大的玉米,就好像男人早泄,看上去很坚挺,闻上去也很香甜,一吃起来噗嗤一包水,结束了,好像没吃过,不,勾起了馋虫却没有享受到那个咀嚼的过程,比没吃还难受,不如不吃。

    有的东西是不能入乡随俗的,比如中国老玉米。

    老公的父母听说此事,后来来加拿大玩,居然带来几颗玉米,说要在加拿大种,而且果然种在了屋后的花园里,天天浇灌,生长得颇为茁壮。独自搬走之后,突然惦记起这些远道而来的中国玉米,打电话问前夫,那些玉米如何了。回说早已经收作了,没有再种,味道和中国一样,没有一点变味。

    可惜啊,居然差了一步没有吃到,唏嘘良久,也只能作罢。




  • 2005-06-03

    I'm so free...

    每次遭遇挫折的时候,都要记住不要可怜自己,于事无补,还伤身体。

    从Mic家里搬出来了,本该有些伤感的事情,却变得有些滑稽。出来的时候,他说:你托我在国内买的避孕药的钱还没有还给我呢。

    所以我现在感觉很好,真自由,鸟一样......
  • 2005-04-08

    也算暗恋吧

    上完HR的最后一节课,全部是做讲演。其中一个女的,看起来年纪比较大,一直暗暗喜欢她。她容貌白皙端正,戴着一副眼镜,说话很少,但是十分果断,看上去非常intellegent.

    指给坐在旁边的Vicky看,Vicky说她已经结婚了。我说你怎么知道,Vicky说她带着结婚戒指,看看果然,一小道白色在无名指上。心里顿时觉得酸酸的,很没劲的感觉。这就是我喜欢的女人类型,如果这样的女人愿意带我上床,我一定会觉得很幸福。

    不过她结婚了,而且,下课之后就各奔东西,再也不会相见了。

    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我还坐在她的旁边,打过招呼呢。

    休息时候看见她从身边走过,大衣敞开着,下摆飘飘的,很神气的样子。她没有看我,也没有注意到我看她。她不知道我的名字。

    噢,算了,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只当从来没有见过吧,只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