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11

    奉献

    可怜的Viper,整个周末都在公司加班,而且还没有加班费,虽然他的公司名列世界500强。我认为这是他的公司在利用中国雇员保护法还没有健全的机会make money。他的回答是这里仍然是老的一套思路,要求职员奉献。

    作为一个学人力资源的人,我认为奉献的过程无论是雇主还是雇员都没有得到好处。不要说viper到最后不过是跟我聊了两个整天的天,即是他在这两天里做了什么,也会觉得比较委屈,就会在其他上班的时间找回他损失掉的周末,比如,跟我聊天。所以他的雇主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而viper还是不可挽回地损失了他的周末--否则他可以躺在家里,嗯,跟我聊天。这是一个lose-lose的局面。

    作为一个性专栏作者的point of view,奉献是最无趣的事情,如果雇员两脚一摊奉献了,让雇主爬上爬下如同奸尸,这样的加班还能有什么利益可言呢?

  • 2005-06-10

    译文

    每一句话都有两种说法,一种是Straight out的实话实说,有时并不那么中听,另一种是“委婉语”,我们常常能听到诸种委婉语,我的毛病是喜欢把委婉语翻译成第一种Straight-out。

    Mic当初想要结婚时,先说自己如何年纪大了,很多事情都要严肃起来,然后说如果我不想结婚的话,那么是不是两个人该冷静一下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的译文是:结婚,或者滚蛋。

    我选择后者。

    前夫的现任女友说:我也不想出门应酬,也喜欢在家里给老公做做饭,照料小孩。。。。要是我们有了小孩,最好让他在加拿大,那里教育条件比较好。。。。。

    我的译文是结婚以后我不工作,你养我,而且你得把我办到加拿大养着。

    嗯,算了,不说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一个追求者说:在外面做生意很累,回家也累,老婆孩子都是责任,希望我们能谈谈真感情,不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的译文是:我也想要个小蜜,但是别想让我给钱养着,当然,感情归感情,别想让我离婚把你扶正。

    想得还挺美
  • 2005-04-16

    自己骗自己

    本来是这么想的,我不给mic打电话,看他是否会打过来。通常我们在周末见面,但是这次不太一样了。

    结果呢?还没有到6点,就已经很想给他打电话了。心里暗暗骂自己没出息,这点事情都忍不住。在家里没心没思地转悠了一会儿,决定把拖拉了很久的针线活做完。做这种东西我一向不在行,不过新买的裤子太长,一定要绕一下,两颗扣子掉下来,也是要缝上去的,否则连扣子都要找不到了。缝了一会儿,突然给自己想出一个借口,只是打个电话问候,绝不提到mic家去的事情。这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借口也居然给自己一些安慰,于是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等到"Telus mobility, the customer......"这样的声音传出来,反而松了口气,可见自己骗自己还是骗不了的。真厌烦,为什么那么大了,对男人还是那么眷眷地依恋着,即使男人从来不是什么稀罕的动物,身边的那一个仍然是在头脑中萦绕不去。

    没两分钟,仍在床上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吓了自己一跳。Mic打电话回来,问我是不是打过电话(连别人也骗不了),说是到西温安装两台电脑,所以回来晚了。他说20分钟就到家,问我什么时候去。我就很不争气的说绕好了裤腿就去。挂掉电话之后就很想哭一场,连一点回绝的勇气都没有。

    走到镜子面前看看自己,一天的工作之后面色苍白,Mic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不过事情永远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了。
  • 2005-04-12

    分手

    只是有点sad而已。知道这个时刻会来,只是不知道会那么快......

    听上去很落俗套?是的,我很落俗套的要和Mic分手了。原因很简单,他的意见基本是get married or take a hike。所以我可能会hike。还能有什么办法呢?两个人简简单单的在一起已经不是Mic的priority了,他说他没有时间了,需要供房子,需要生小孩,需要....。总之他要赶上末班车。也就是说只要能有人给他生孩子,作他的终身、exclusive的伴侣,别的他就不挑了。

    告诉办公室的Shin,他说:Tell him go fuck himself.

    不是不会那么粗糙的,不过,为什么呢?人生好像就是那么匆匆忙忙的赶日程表。

    生小孩,我是想要一个小孩,但是不是这么被威胁着来的。

    所以,

    我决定,

    我,

    从此以后,

    go fuck myself。

  • 2005-03-31

    疲惫的日子

    最近什么都没写,让大家失望了,不是没词儿了,实在是太累。

    星期二到现在,每天我都是从早上7点一直忙到午夜,例假总是这样吊在那里既不下来也不消失,头很疼。

    今天唯一开心的事情就是发工资了,这个月发了三次工资,买什么呢?很多女人都有shopholic,购物狂。我也是阵发型的,买些没用的东西。其实不在买的东西,而在于花钱。喜欢花钱的购物狂和喜欢台面上堆满工作的工作狂一样,都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当对自己的价值不能通过内在的自我肯定的话,就特别会通过花出去的钱数和今天完成的工作件数这种外化和量化的方式来肯定自己。这样的经历每个人都在某个阶段出现过吧?

    我自己知道,从小动荡不安的经历使得我总是缺乏安全感,好像总是不断地确定再确定,才能安心。而追究我是否真的存在以及存在的意义,是我以前写作的时候的一大母题,现在提出以前的文章看看,发觉自己总是不自觉地追问,我存在么?什么能证明我的存在呢?存在的问题,在很多人的眼里是不值一提的。

    在这些疲惫的日子里,是否鲜艳的海底世界能给我一些轻松呢?

    爱尔兰的海底世界(来自National Geographic)


    清澈的水世界,岸上是Hook Head灯塔,海中的欧洲龙虾数十年前快要绝种了,感谢政府干预过度捕捞,现在又时常能够见到了。


    手指大小的Red Blenny (据说只有葡萄牙才有,其实爱尔兰也能看到)


    一英尺长的Cuckoo Wrasse (爱尔兰海域的常见鱼类,通常生下来全都是女的,一条男鱼可以占据大片海域,等到这条一家之主死掉之后,地位最高的女鱼会变性,成为男鱼--以前的姐妹现在都成了他的老婆)


    罕有的海葵,可以多达200条触须,足球一样大小。很难见到的品种。
  • 2005-03-25

    Finger-licking Good

    猜怎么着?加州圣何塞(San Jose)的快餐店Wendy's里面的一个女食客昨天晚上从一碗红番椒里面吃出一根人的做过指甲的手指头。发现这是人手指头之间,女食客还将其放在嘴里咬了一下。为了保证食品卫生,这根手指头已经和其他食物一起高温煮了很久,ewhhhh....。这家Wendy's今天早上仍然开门营业,生意如何不得而知,不过卫生检查部门让所有的职员都把手伸出来看过,可见这根手指不属于Wendy's的员工。正文在这里看

    我猜,这个女食客大概正在忙着找律师呢,当然,也许很多律师正在忙着找她,弄得好,她马上就能变成几百万富翁了,拭目以待吧。

    对了,早上听新闻时候得到的这个消息,广播人用了KFC的广告词:Finger-licking good.不知道KFC是否会为此跟这个主播打官司呢?当然,和个人打官司的油水是远远不及和公司打官司的。

  • 2005-03-22

    梦归

    早就不想他了。

    前天。是典型的中国大学生宿舍,据说里面是有鬼出现的,如果你背对一幅旧画,用镜子反射,从镜子里能够看见一个影子闪过,这就是鬼。我们一行人照了好几次,都能确凿的看见鬼影,但它却从来不从镜子里出来,好像没有什么威胁似的,不知道为什么宿舍的主人们会如此匆遽地离开。我们中的其中一个突然大声叫:使劲反射它。于是一通狂照,半透明的鬼影突然从镜子中飞脱,我们都惊呆了。它有的魔力,指点之下能够将人变成半透明状,并且缩成兔子一样大小,簌簌地发抖。这时它转身,不再是半透明的,他对我说:小五,是你吗?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惊悚片突然变成了煽情片,我说:难道你死了吗?

    只是以为早就不想他了。

    一个声音闷闷地问,怎么了?然后继续睡去。

  • 2005-03-18

    博客的新作用

    不是想给他做广告,实在是看了很好玩。原来免费的博客还能做这样的广告。可惜文笔不通畅,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开篇第一句:
    以下为引用:

    东北帅小伙特帅特大$24小时为你激情服务!


    什么东西特帅特大?是一件还是两件东西?24小时服务?广告乱吹牛。

    用词不当,语法完全错乱,自我介绍不分段落,服务项目不明确,没有warranty,没有价格......

    马上传给了两个朋友看,一致觉得帅还是蛮帅的,一个认为那么小年纪就下海,出息不大(那你要鸭子多大才下水?)。另一个觉得我的要求太高,做鸭子还要文笔么?(当然要了,人家好鸭子能说几国语言呢)

    问我给多少钱?最多600块吧。呵呵,以前一个朋友声称要开一家鸭嘴兽集团,需要几个美男做“顶梁鸭”,这个东北小伙还差得很远。



    看网站点击这里

    美国鸭子的行情以前博客做过介绍,97年回归之前的香港鸭子一天需要花1万块,包括过夜费和出街买东西吃饭,回归之后经济不好行情也看跌,据说是3、4千也作了。

    鸭子未必就要帅到什么程度,关键还是你花了那么多钱,总该是需要个人关心呵护把你当皇后看待,而不是就知道对着镜子顾影自怜的蠢货。
  • 2005-02-20

    恋乳癖

    据旧金山动物园大猩猩基金会总裁Francine "Penny" Patterson声称,园内著名的会使用哑语和人类交流的大猩猩KOKO有着 "Nipple fetish"!

    两个旧金山动物园女雇员因为拒绝在33岁的大猩猩KOKO面前露出自己的乳头而被解雇。两个人最近上诉法庭,控告基金会及其总裁Patterson性歧视(sexual discrimination),不合理解雇(wrongful termination)等等,她们要求总共一百万美金的赔偿。

    Patterson声称,需要再KOKO面前露出乳头是有其历史原因的,因为KOKO的母亲没有足够的奶水养活KOKO造成的,这两个雇员当初接受雇用的时候就知道她们需要有时在KOKO面前露出自己的乳头。

    大猩猩研究专家Kristen Lukas说这是她第一次听说大猩猩还有nipple fixation(乳头情结)。


    具体故事请看这里

    噢!做一个明星就是过瘾,哪怕是大猩猩呢。有没有听说有人受雇用专门给恋乳癖的男人露乳头的?ONLY SAN FRANCISCO!
  • 2004-09-02

    又见秋天

    温哥华短暂的夏天过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多雨的秋天。这里很少大风,只是缠绵不绝的雨。西洋红雪松芬芳的木质香气又弥漫在潮湿的空气中了。

    从去年这会儿到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如同从险些被窒息的水中抬起头来,才奇怪原本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为何迟迟下不了决心去做?他用尽了各种手段,从强势的疯狂到弱者的渗透,我则完全失去了方向和希望。这些都让它过去吧,只希望将来能好。张国荣临死前还不明白的是他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会事事不顺心呢。其实他不明白的是,我们的真正的生活不是一个工厂,不是努力在流水线上工作就可以生产出完美的产品的。我们是在一个大赌场里,不下赌注,就不可能赢钱,下了赌注,却大有可能输钱;即使赢钱了,到后来还是会输掉。现在输了,借了钱可能会翻本,也可能会输得更惨。最重要的是,到最后总是the house赢。这人的世界,是漂浮在海上的赌船,不跳海的话是不能离开的,或者在船的角落悄悄腐败,可腐败又是不甘愿的结局。那么,就安心地输吧,其实又能怎样呢,不过就是一个输而已。

    我不喜欢冬天,因为一到冬天我就显得又小又丑,不得不窝在被子里睡觉。微循环不好,天气一冷末梢血管都变成了紫色,我簌簌发抖,一点energy都没有。不得不出门的时候,头发纷纷乱,冰冷的空气钻进胸腔,整个人就好像一支僵硬的管风琴。

    冬天再长,仍然是会过去的,对这点我充满信心。

  • 2004-08-03

    Screwed Up

    云南女子6个月以来每天打电话到台湾嘉义县县长办公室泣诉状告台湾男子负心郎始乱终弃。

    虽说女人不该嘲笑女人,不过真为这负心郎捏一把汗,如果不负心,死得会很难看。。。
  •  作为一个冷眼旁观者,因为不用参杂什么乱了头绪的情感,只觉得人其实是最难正视自己的情感的动物。稍有挫折就唧唧歪歪,有了一丁点转机就神清气爽,明明还唧唧歪歪着,偏要说自己已经超脱得很,已经淡忘。切,既然淡忘了,还来跟我讲个什么劲儿呢?跟他说了,先别去想她会怎么样,先想你自己要的是什么?要的东西不同,行事方法是不一样的,假如要一个X友而已,管人家的私事做什么?假如要一个正经关系,再去琢磨自己能不能成功。另一个说,把我骂成王八蛋也行,我问你被王八蛋甩了就会好受点?揣摩别人最怕就是想当然。

     有些事来源于内在的驱动力,比如性欲,比如自尊心和自信心,再比如做出选择的能力和勇气,很多人迷失了方向,把本该内在的力量外化了,渐渐得让外在刺激取代内在快感,或者当内在力量太微弱,不得不求助外力取得平衡,再或者虚弱的被外力推动,作出盲目的不冷静的选择。很多问题由此而生。

     仍然是这句话: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

     又充当了一回心理医生,收不来钱的那种。

  • 每一个人都在变态。望着金茂54楼窗外灿烂的灯光,那些庞大的古建筑群变得晶莹剔透,带着白日里见不到的轻盈。我盘起头发,衣着光鲜,吃着海鲜美食,谈这些男女之间需公平之类的论调,心里想,全他妈扯淡,没心没肺的才最好。

     一直觉得,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是要等到无人的时候,想自己的事情的时候自然流露出来的眼神才真正反映了人的心灵。最操蛋的是很多人都说我在那个时候目光冰冷,令人畏缩。不知道这反映了我什么样的内心。我一直在自我暗示,我要控制自己,我要做个强者,是的没有人能帮助你自己。回顾我近十年前些的文章,这句话反复出现,没有人能帮助你,没有人能帮助你。我真的觉得自己那么无助吗?我压抑的是什么?压抑的代价又是什么?在湖边散步时,举步维艰寸步难行那种困惑和痛苦,我压抑了什么?每个人都在变态。

     烟抽得太多了,焦油滴入我的肺,血液逐渐变得肮脏,面色暗哑,记忆力衰退,人如古玉,斑纹逐渐显现。几次梦见认识的人令我抓狂,这种梦令我恐惧,好像预示着什么。比如上次梦见那个小东西,梦见他再次回国,并且留长了卷发,结果他告诉我说他正是这么想的,回国,留长头发。这次又做关于他的梦,变了一张面孔,苍老冷峻。

     他竭尽全力,
     因为他无可救药。

  • 2003-11-06

    过去的梦 - [梦生记]


    第一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本能觉得该先去破坏这片空白,然后就好办得多了。

     

     前天作了个梦,醒来先想我的生活又被延长了,丰富了。一只觉得梦是我的另一个生活,一个饱满的不易理解的生活,有时现实生活会枯燥到如同梦境的一个倒影。

     梦见的是一个超现实的屏幕,倒是配备了一个现实的遥控器。一只透明的不规则形状的玻璃茶几,旋转,变形,飘动,四面八方的,透明的杯子,不停移动着的透明座椅,一只游水的猫,很稚嫩的面容,下半身是一条鱼的形状,美猫鱼?与其说是在水里游,其实更象在空气中游动。别的猫出现在画面,它向它们游去,容貌天真模糊。每一个景观都在旋转,而我渐渐向黑暗中深陷。就在此时,小猫紧紧掐住另一只猫的脖子......

     屏幕消失......

     早晨告诉她我的梦时,她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昨天却告诉我睡觉时她的眼前充斥了我描述的梦境。

     很难揣摩别人的感受,我只会感受我自己的,有时也会记忆模糊。

     这是前两天发生的事情。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